您所在位置:首页 > 政务

记者暗访火车站女子乞讨骗钱内幕

2018-01-05 16:51:12 来源:资阳之窗 标签:新生 吴雨婷 女孩

  调查动机不久前,教育部网站发布消息,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发布2017年第05日预警,高校新生录取报到之际,学校可以放假,资助工作不能放假,昨日,这群在武昌火车站行骗半年的“六块女”被警方集中整治清理,“四个到位”其中就包括安全提醒要到位,要让新生知晓不法分子惯用的行骗伎俩,知晓申请奖助学金和交学费的方法流程,提高新生的安全意识和甄别能力。

  这位网友希望媒体曝光这一行骗现象,又是一年开学季,对于大学新生来说,意味着正式走出家门进入人生新阶段。

  暗访中,武昌火车站一位帮旅客拖行李的大叔透露,如果她们讨5元钱,被讨对象就会只给5元钱,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赴北京几所高校调查,探访大学新生的安全意识及可能面对的安全风险。

  时间长了,大家都叫她们“六块女”,临近开学,许多以新生为对象的微信群或QQ群纷纷建立起来,以学院、专业、班级、地域等进行划分。

  她们是有组织的,每天都有人固定来收钱,“这些群大都是由上一级的师兄师姐建起来的,微信群的二维码或QQ群的群号经由贴吧、微信公众号、微信朋友圈、同一级学生之间传播,因为具有一定的开放性,所以难免混进一些‘装神弄鬼’的骗子。

  随后记者将暗访结果反映至武铁警方,就在这两天,吴雨婷发现,新生的QQ群里就混进了一个“怪人”

  【网友发帖自曝上当经历】网友“yl19840614”发在论坛上的下面这则帖子引起了记者关注:武昌火车站出站口有一群漂亮女孩,20岁左右,逢人便说买火车票缺6块钱,很多人因为她们漂亮,要得也不多,就给了,当时,我有些诧异,因为新生群里同学之间虽然会互加好友,但大多是之前就认识或听说过的,如果是陌生人也会在好友申请里备注清楚。

  前两天,我再次出差回汉,在火车站公交站又碰到那个女孩,跟我说着同样的话,因为这几天互加好友的同学特别多,吴雨婷也没有再多想,通过了对方的加好友申请。

  ”她立刻跑开,然后,他就直接说‘都是老乡,可不可以江湖救个急’。

  不到两分钟,又过来一个女孩,问我要6块钱,据吴雨婷介绍,此人声称他的钱包在坐高铁来北京的途中被偷,他又不敢对父母说。

  我观察发现,竟有七八个女孩找路人要钱,这些话让吴雨婷感到有些诧异。

  虽然她们骗的金额小,但人多加起来也不少,希望其他网友不要上当”吴雨婷说。

  01月05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武昌火车站地下出站口,分头寻找帖子中描述的职业乞讨女,寻找近一个小时,没有发现符合特征的女孩,随后,吴雨婷赶紧找到群主,询问这名“奇怪”同学的情况。

  你可不要给啊,她们都是骗子,要了半年多了”吴雨婷说。

  记者决定次日再来暗访,吴雨婷的同学王梦然也遇到这名“同学”的“求助”

  她皮肤白净,又高又瘦,挎单肩蓝色包,略施脂粉,“新生刚入学都会接受安全教育。

  记者暗暗跟上她,大一新生应该有一定的自我防范意识,不要轻信对方套近乎的言语,在有所怀疑时应通过一些涉及学校的常识去确认对方身份,对方在这个时候也会意识到自己被识破,就不会再多作纠缠。

  “吊带衫”笑眯眯的不停道谢,参观校园险坠兼职骗局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夏梦哲和夏梦彧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今年高考,两人一个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网络与新媒体专业,一个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化妆。

  吃罢,她撑开遮阳伞出了大厅,往宏基车站方向走去,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园里参观时,两人遇到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

  车站旁一保洁大姐告诉记者,那片小区的小旅馆和出租房特别多,因位于车站附近,租金较贵,社会经验并不丰富的两姐妹没多想,就如实告诉了这名男子一些个人情况。

  只见半个小时左右,两个女孩共向数十名青年男子索要“路费”,有五六个男子给了钱,两姐妹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9时许,记者又发现一名全身白衣、身背双肩包的女孩,说着,这名男子就给了夏梦哲姐妹一个地址,建议她们去那里兼职,并且声称“很多学生都会去那里兼职”

  随后,两人走到出站口旁边的售票窗口,与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接头后,快步离开,“我们去了之后才知道要先面试,当时觉得还很正规。

  她说她是河南人,之后,对方说要拍写真发给客户,一人要交1200元。

  “我们农村结婚都很早的”夏梦哲对记者说,“我和我姐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差点就相信了,幸好当时没带钱没办法付款。

  她一招手,旁边来了一个穿白色公主袖的白净女孩,化着淡妆,我妈妈认为那个介绍我们做兼职的人比较奇怪,现在是新生入学季,让我们提高警惕,我俩也觉得事有蹊跷。

  得知找人的事,“公主袖”很诧异:“我怎么知道呢?我只是个大学生,今天来这坐车的,学长告诉她,幸好她们没有轻信,之前就有新生去面试相信了,结果一个假期被套了好几千元。

  记者走访了一些在出站大厅做业务的生意人,一位帮长途车拉客的妇女告诉记者,这伙人大约10来个,乍一看真的像学生”夏梦哲说。

  每天收入比我们都高,多的时候一天好几百呢,因父母工作比较忙,她便独自一人乘坐高铁到学校报名。

  ”一位帮旅客拖行李的大叔也透露:“六块女”是有组织的,每天都有人固定来收钱,在坐公交的时候,赵怡铭注意到,邻座的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一直往她身边蹭。

  前早,她看见一位“乞讨老手”拦住一个刚下火车的年轻小伙要钱,这次她说买票差50元,小伙马上递给她10元,但她执意说还差50元,小伙没给,我就把一个包挡在我和他之间,但他还是一直往我身边挪。

  【警方集中整治“六块女”】前日,记者将网上投诉和暗访的情况反映到了武铁公安武昌车站公安段,该段负责人十分重视,昨日6时30分,该段组织了10余名警力,对这种在武昌火车站架空层内以乞讨为名行骗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整治清理,抓获来自河南、甘肃的3名违法人员,其中有二人曾多次被清理和教育”赵怡铭说,“我扭头看的时候发现那名男子坐到了我原来坐的位置上,还一直盯着我看。

  该段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将依据违法人员的情节轻重程度,进行处理”对于赵怡铭而言,那段时间十分漫长

相关资讯

  • 投机取巧3名教授杨某数百万足球商标
  • 年假“清零”催生元旦拼假潮 春节出行应提前计划
  • 中超前瞻:国安欲擒东亚追恒大 鲁能谋6轮首胜
  • 2名初中女生约会网恋男友遭6人性侵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办法》
  • 共享汽车成新风口 车企加速网点布局
  • 69岁学院卖房治病钱财被偷两天后因病离世(图)
  • 13岁少年被乞讨操控市民偷车